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广告 1000x90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开户彩金 > 正文

何南:责任感是作家和作品的灵魂

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采集侠 时间:2018-02-03

作家、诗人何南。

作家、诗人何南。

文/红尘

何南,本名许建国,曾用笔名蝈蝈,河南周口人。作家、诗人、央视大型纪录片撰稿人。

20世纪90年代开始发表诗歌作品,曾在全国诗歌大赛中多次获奖。近年来,诗歌、散文、评论等散见于《人民日报》《光明日报》《文艺报》《中华读书报》《解放日报》《诗刊》《人民周刊》等报刊,《一棵枣树讲述的故事》《文学故事中的人物》《文学故事里的人物怎样“说话”》《春韵》等作品陆续刊于《儿童文学》,另有诗文被选入多种青少年读本。出版有新诗集《甜蜜的灾难》、古体诗集《鹊踏枝》,儿童长篇小说《学校保卫战》,随笔集《山海四季》《谁拿浮生乱了流年》等二十余部。

最近,何南的小说《村庄保卫战》在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推出,这是他继去年在该社出版《学校保卫战》之后的第二部以乡村、以学校为背景的儿童文学长篇。

1.看您的简介,觉得您的写作题材和体裁似乎比较宽,诗歌、散文、小说、纪录片什么的,都有涉猎。请问您是怎么做到的呢?

答:可能是因为我是个兴趣广泛的人吧。再细分的话,我的诗歌还包括古体诗词和新诗;小说既有成人小说,也有儿童题材的小说。

不管我写什么题材,选择什么体裁,其实,我从事的工作还是只有一个,始终未变,那就是写作,就是用文字来表达我的思想。

至于说怎么做到的,应该与我个人的性格有关吧,我喜欢多方面尝试。这让我也有另一种收获。譬如,爱写诗,让我的双眼有了发现美、提炼诗意的能力,让我的小说多了些诗情画意,语言也多了诗的元素。

我想起刘禹锡的诗句:“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;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。”对于写作者而言,作品在精而不在多。曹雪芹一部《红楼梦》足以奠定其地位,张若虚一首《春江花月夜》“盖全唐”,恐怕很难有同业者能够超越。所以,其实从事同一题材、同一体裁足够了,像掘井一样,谨慎地选择对一个地方,往下深挖,一定会有收获的。

把这几句话送给小朋友,要集中目标与精力,不要见异思迁、浅尝辄止哦。

2.我知道您以前出版过农村题材的长篇小说《金银花》,还出过多部散文随笔集。对于儿童文学创作者而言,您已经不算太年轻了,您是怎么想起写儿童文学的?

答:说实话,为孩子们写小说,这个念头并不是一天两天才萌生的,也不是一拍脑门的冲动。其实,我早在8年前就在《儿童文学》杂志上发表过童话《一棵枣树讲述的故事》,6000多字吧,十几页呢!后来又陆续在《儿童文学》杂志上发表儿童诗和散文,5年前出版的校园小说《别惹我,我是叛逆期女生》,就是为刚进入青春期的孩子写的。

我为什么会为儿童写作呢?第一,我曾经是一个儿童,我儿时的很多东西还铭刻在我的脑海里,挥之不去;第二,我的女儿也曾经是一个儿童,我在她一天天长大、我一天天变老的过程中,同样积累了很多想法,这是第一手资料哦;第三,我当过教师,虽然我的教育对象是相对大一些的孩子,但他们很多很多的想法和做法在我的眼里都那样孩子气,他们让我年轻,让我忘了年龄,浑然不知老之将至;第四,我想从我的视角,用我的方式,为孩子们写出一些他们喜爱读的东西来。

3.的确,儿童的情操需要好的文学作品来陶冶,这些作品不仅是他们成长中的营养,更是他们成长中的骨骼与方向。为儿童写作,可以选择的方向很多,让人好奇的是,您为什么选择了乡村呢?是乡村这条路好走吗?城市、太空、魔界……范围很广哦。

答:对于我而言,乡村这条路是好走的,也是我愿意走的,最起码目前是这样。

我长在农村,农村的一切都深入我的灵魂,纯朴的人、美丽的景、清新的风、干净的水、亲切的家乡话……是我成长的营养,也是我成长的支撑。虽然我现在已离开乡村很久,但这些营养仍然在滋养着我,仍然是支撑我的力量。

我写过一篇创作谈——《我是风筝,线始终牵在土地的手里》,借此表达了我这样的思想:农村不仅是国家的后方,更是前沿;乡土文明不仅是中华文明的脐带,也是命脉。

而今,由于城市的发展,农村的空间被压缩,很多农民到城市打工,原本这是社会发展的需要,不可否认的是,农民工为城市的发展和国家的富强做出了巨大贡献,但同时不可回避的是,农村因此受到了巨大的影响,引发的空巢老人、留守儿童等问题触目惊心。政府、有识之士已经看到了这种现状,并在力求尽快改变它。我作为一个在农村长大的人,怎能袖手旁观呢?

相关文章:

相关推荐:

网友评论: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分类


Copyright © 2002-2021 澳门.永利资讯 版权所有

Top